加入我们 登录
۩杰西达邦中国影迷会۩ 返回首页

nancy20050413的个人空间 http://summarywww.chinatikfans.com/?562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转载)我以为我失去了他,但是没有

热度 9已有 2896 次阅读2009-12-24 11:24

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柴静。从湖南卫视的《新青年》到央视的《面对面》,看到她从青涩走向成熟,从锐利变得深沉。也常常看她的博客,知道她生命中遭遇的事儿,碰到的良师益友。今天看到一篇她回忆陈虻的文章,很有触动,转载给大家分享。
                              我以为我失去了他,但是没有
 

今天跟老范讨论本周要播的片子,想起陈虻。

我进台第一天,陈虻问我“你从湖南卫视来,你怎么看它现在这么火?”

我胡说八道了一气。

陈虻指指桌上,问我“这是什么?”

“……烟……?”

“我把它放在一个医学家面前,我说请你给我写三千字,他说行,你等着吧,他肯定写尼古丁含量,几支烟的焦油就可以毒死一只小老鼠,吸烟的人肺癌的发病率,是不吸烟人的多少倍,吸烟如何危害健康。还是这盒烟,我把他拿给一个搞美术设计的人,我说哥们请你写三千字,那哥们给你写,这个设计的颜色,它的民族化的特点,它的标识写出来。我给一个经济学家,他告诉你,烟草是国家税收的大户,如果全不吸烟的话,影响经济发展,还有烟草走私对经济影响。”

他看着我“我现在把烟给你,请你写三千字,你就会问写什么呀?”

后来我知道,他经常拍出这盒烟来震慑新人。但是,他最后说的一句话十年后仍然拷问我。

“你有自己认识事物的座标系吗?有几个?”

 

采访完当晚我跟老范聊天,我谈起卢安克给我的感受。

她问我“你说咱片子必没必要这么深?观众会不会不容易体会?”

我想起陈虻审片子,有个编导说不想在片子里放入思想,“我妈说看不懂”,就放弃了。

陈虻说“思想、你、你妈这是三个东西,现在你妈看不懂,这是铁定的事实,到底是这思想错了,还是你妈的水平太低,还是你没把这思想表达清楚?我告诉你,你妈是上帝,不会错。思想本身也不会错,是你错了,是你在叙述这个思想的时候,叙述的节奏、信息的密度和它的影像化程度没处理好,所以思想没有被传递”

 

 

他有一句话,我常用来评估自己的片子。

“什么是好片子?”他说。“你的领导不愿意表扬,又找不出理由枪毙,一人在家的时候挺爱看的就是。”

这个话并不出奇。

我当年以为是他是说好节目要尖锐,他说“不是,不是说你把采访对象不愿意说的一句话套出来叫牛逼,把他和你都置于风险之中,这不叫力量。要是拿掉你这句话,你还有什么?”

他解释“你的主题要蕴含在结构里,不要蕴含在只言片语里,要追求整个结构的力量。”

我当时还不够了解他的意思,没有再问下去。

今天在徐泓老师编的他的书里看到他更细微的解释“这种结构,是如何去建构这个片子中的相关人物,以及相互关系,在这种关系里呈现出一种深刻。”。

前阵子我一直很困惑,怎么在《面对面》中去问出动机-----因为发生在头脑里的事情很模糊。这次我们采访卢安克,大量地用了纪实的段落,把他放到与其他人物的现实关系当中去,看看会发生什么,再来观察。

不一定做的完善,但是能理解陈虻为什么说“结论是简单的,关系是深刻的”

一年了,他在去年的今天去世。

我常常想起他。

但总象听见他说“姑娘,这不是感伤的时候”。

感谢徐泓老师整理他的书稿,我从这本书里纪录下来的文字里,才再一次认识他----从那些我没来及听见的话,听见了没听进去的话,听进去没听明白的话里。

在这本书里,他说给此刻的我听“你必须退让的时候,就必须退让。但在你必须选择机会前进的时候,必须前进。这是一种火候的拿捏,需要对自己的终极目标非常清醒,非常冷静,对支撑这种目标的理念非常清醒,非常冷静。只有你非常清楚地知道你的靶子在哪儿,退到一环,甚至脱靶都没有关系。环境需要你脱靶的时候,你可以脱靶,这就是运作的策略,但你不能失去自己的目标。”

我以为我失去了他,但是没有。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回复 静云 2009-12-24 23:05
柴静一个优秀的主持人
回复 vichida 2009-12-25 11:02
喜欢柴静。
“你有自己认识事物的座标系吗?有几个?”——新闻的话,应该容纳、表现多个坐标系吧,但不该体现本人的坐标系
回复 遁世的野草 2009-12-25 13:56
柴静的眼神很恐怖,偶都替那些被她追问的人心虚
回复 nancy20050413 2009-12-28 11:34
vichida: 喜欢柴静。
“你有自己认识事物的座标系吗?有几个?”——新闻的话,应该容纳、表现多个坐标系吧,但不该体现本人的坐标系
抓爪!虽然偶没从事过新闻工作,但一直觉得不论从事什么工作,突破超越自我都是很难得,不局限于个人的观感,容纳百川,是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事儿。
回复 nancy20050413 2009-12-28 11:35
遁世的野草: 柴静的眼神很恐怖,偶都替那些被她追问的人心虚
是锐利吧,偶尔觉得有点咄咄逼人。
回复 xxiuzi 2009-12-29 09:23
整个结构的力量需要的就是构筑坐标系的主题。用坐标系来刻画思想,是用理性化的逻辑来推导人生与创造,所以我觉得这种深度是由于于思维的抽象面和严谨而构筑的。这种创作的弱势是很容易违背习惯了感性与传统思想的中国人的人性。
回复 静云 2009-12-29 12:13
xxiuzi: 整个结构的力量需要的就是构筑坐标系的主题。用坐标系来刻画思想,是用理性化的逻辑来推导人生与创造,所以我觉得这种深度是由于于思维的抽象面和严谨而构筑的。
这话要发到柴静的博客上,让她来解读
回复 静云 2009-12-29 12:14
vichida: 喜欢柴静。
“你有自己认识事物的座标系吗?有几个?”——新闻的话,应该容纳、表现多个坐标系吧,但不该体现本人的坐标系
原来喜欢柴静的人都有点锐利
回复 仲秋2009 2010-1-2 17:54
亲:(在这本书里,他说给此刻的我听“你必须退让的时候,就必须退让。但在你必须选择机会前进的时候,必须前进。这是一种火候的拿捏,需要对自己的终极目标非常清醒,非常冷静,对支撑这种目标的理念非常清醒,非常冷静。只有你非常清楚地知道你的靶子在哪儿,退到一环,甚至脱靶都没有关系。环境需要你脱靶的时候,你可以脱靶,这就是运作的策略,但你不能失去自己的目标。”)
我把这一段收进脑袋,退而进,舍而得。“终极目标”不变,脱下靶,米关系。
回复 早安123 2010-1-2 21:33
很久以前看她,喜欢也不喜欢的正是她的锋芒。喜欢锋芒中的睿智,不喜欢她的质问,质问常带着过于浓重的主观色彩,暴露自己狭隘偏执的一面,而咄咄逼人的架式常会适得其反。私以为这不是一个优秀新闻工作者的素质。久没见了,相信她的成熟。最欣赏的还是对话中的陈鸿伟。热情不煽情,机智而冷静带着积极的气息,在他的面前,CEO和小贩一样可以自由平和地交谈,有些话题他不便深究,但会引起你的思考。看到他,想起一种人,看透世情,还很快乐的人,又给人快乐的人。是不是抬得太高鸟?
回复 早安123 2010-1-2 21:47
vichida: 喜欢柴静。
“你有自己认识事物的座标系吗?有几个?”——新闻的话,应该容纳、表现多个坐标系吧,但不该体现本人的坐标系
呵呵,象演罗生门,新年快乐
回复 nancy20050413 2010-1-4 13:49
仲秋2009: 亲:(在这本书里,他说给此刻的我听“你必须退让的时候,就必须退让。但在你必须选择机会前进的时候,必须前进。这是一种火候的拿捏,需要对自己的终极目标非常
米错,就是咱们国人所擅长的“怀柔”或是“迂回术”的另一种说法。我想不管用什么手段或方式去做事做人,关键是要明白自己要什么,或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返回顶部